您现在的位置: 精品国产大片 > 国产精品 >
如何写一个反俗套的穿越故事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21 16:27 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  点击:

饶了我一命吧。

01

比起一个30多岁,成就不多的平庸年轻人,我觉得当狗其实挺好的。至于我为什么主动脱离人群加入养狗行业,事情还得从一场车祸说起。

大黄是我家的一只金毛寻回犬,体态健壮,长相帅气。大黄的原名不是大黄,而是克鲁斯。这个名字来源于大黄对汤姆·克鲁斯的迷恋。感觉有一个汤姆·克鲁斯整天在我家转悠,对我这个真正的男人有着无形的压力和威胁。于是他决定从源头上打击自己的自信和傲慢,办法就是改名叫克鲁斯。

当然,这一切都是在苏珊的背后完成的。为了彻底摧毁克鲁斯的明星光环带来的非分之想,我考虑了一下,决定把它改名为谢广坤。虽然不是很顺利,但我想这只叫谢广坤的金毛再也不会想在国内和我竞争了。

大黄在那段时间崩溃了。我不断用食物玩具和其他物体来实施我的改名计划。

在这样的攻势下,川军渐渐变得有些迷茫。一方面,它与谢广坤这个名字有着天然的冲突,尽管我一再强调它的新名字是谢广坤,每次回应这个名字,我都会得到美味的食物。

但是大黄总是摇摆不定。另外,苏珊在家的时候,我无法顺利继续这种攻势,所以她回到了克鲁斯。这样重复了好多天,明显发现大黄有点紧张。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它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,典型的健忘症患者面对一个善良却阴险的人会不知所措。

说实话,我个人对猫狗之类的动物并没有特别的兴趣,只是因为苏珊喜欢它们。此外,克鲁斯是苏珊多年的宠物。目前她在家里的地位还隐藏在我之上。不然我早就把它踢出去了。因此,当务之急是提高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,进一步打压克鲁斯的嚣张气焰。

我得再谈谈苏珊。我们六个月前结婚了。这很正常,毕竟我们认识两年多了。作为适龄青年男女,和不招人烦的人相处两年就结婚是正常合理的。

本来,生活就难免庸俗。

当然,粗俗也是好的。生活的终极状态自然是庸俗。很多年后,你应该回来吃,喝,拉耶戈睡觉和起床,然后吃,喝,拉耶戈睡觉和起床。也就是说,在我心里,我从此不和苏珊顶撞庸俗的生活,然后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制造麻烦,然后在床上或者沙发上复合。

嗯,生活很乐观,一切都很美好。要不是车祸,我早就在那长长的粗鄙中,逐渐成为一个不必要的俗人。

我们来谈谈大黄。在我改名为克鲁斯·谢广坤大约一个月后,苏珊发现了我的阴谋,并表达了她的极大不满。我不甘示弱,最后只好妥协。我不能称之为闪亮的邮轮或庸俗的谢广坤。只需回归本色,根据肤色称之为大黄即可。所以苏珊和我几乎不能接受。

至此,我和大黄的关系正式缓和。苏珊不在家时,我会时不时心甘情愿地带他下楼散步。天气好的时候,我甚至带着大黄在街上闲逛。

生活真的很好,熙熙攘攘,各种声音和颜色。大黄和我像两股流动的风在街上穿梭。

事故发生在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。原来,大黄和我在人行横道上看着刘川的车,等着红绿灯。突然,大黄不知看到了什么,也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,跳了出来,正要钻进飞驰的车流中。我当时很着急,没有考虑到危险,就想着赶紧把大黄拦住。不省人事的还踏进了机动车道。然后就是猛烈的撞击声,我看到自己和大黄飞了进去空,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02

当我醒来时,我发现自己漂浮在空,大约一层楼高。他变得几乎透明。然后我看到离我不远的一个黑人,他正漂浮在空中。穿着斗篷戴着大帽子,我看不清自己的脸。而是浑身散发着一股刻意高冷的装逼气息。

我意识到我可能已经死了,而我旁边的人应该是类似死亡的东西。

“你和狗只能活一个,你自己选。”黑人终于开口了。

“当然,我自己住。还有选择吗?”虽然我和大黄的关系缓和了很多,但我甚至成为了朋友。但是面对生死原则,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牺牲大黄。更何况大黄归根到底只是一条狗,作为一个更高级的人类,我自然有更多的理由活下去。

黑人摸了摸下巴,然后缓缓说道:“但是有一个情况我需要先跟你解释一下。狗狗四肢大部分器官基本完好,你却很惨。基本上所有能碎的骨头都碎了,所有能碎的器官都碎了。也就是说,即使你活下来了,也基本上是一个卧床不起、不能自理的瘸子。”

“什么!残疾人?你这么能干,就不能还给我一个完美的身体吗?”我大声抗议,丝毫不畏惧眼前决定我生死的人。

“我们就是能活,治病的问题不是我们管的。我帮不了你。”黑衣男子无奈地耸耸肩。

听完之后,我把能骂的街道都占满了。黑衣人依旧不动声色,不着边际的飘在那里。我决定手软,美言几句,看看有没有变化。

“大哥,大哥,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活下去,但不是废人?即使一只耳朵聋了,一只眼睛瞎了,我也能接受腿一瘸一拐、胳膊骨折这样的事情。”

黑人摇摇头说:“就像我说的,我们只想生或死,我们无能为力治愈疾病。”

我绝望了。这不是选择题。这显然是一个命题。我不愿意让大黄一个人生活,但作为一个卧床不起,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,活着有什么乐趣呢?是为了增加生活。对苏珊来说,我还不如去死,以免拖累她一辈子。

我和黑衣人只是静静地漂浮着。过了很久,黑人说:“还有一条路。这要看你能不能接受。”

一听说有转机,我立刻来了精神,说:“我可以接受,当然可以接受!”

“别急着说你能接受,听我说就是了。”黑衣男子缓缓说道。“你和狗只能活一个,但你可以活在狗的身体里。你这样生活,身体很好。不是两全其美吗?”

“活在狗的身体里,那我不就变成狗了吗?你不是带我去刷吧?”

“我没有空闲时间。这是两者兼顾的唯一方法。如果你能接受,我马上为你办理手续。做不到,就要选择是自己活还是狗活得快。我在这里已经够久了。如果你不决定,你和狗的尸体就会被处理掉,你们两个都活不下去。”

想了想,我决定杀了我。

03

没人觉得我奇怪。唯一认识我的大黄一直躺在我的身体里,变成了灰烬。然后把它放进一个小盒子里,埋在土里。

作为一只刚出生的狗,我很享受这种角色的转变。透过大黄的眼睛,眼前是一片完全不同的景象。最显著的变化是我现在的视角很低,可以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或者注意不到的东西。这一度让我很兴奋,知道自己可以不加掩饰地直视在街上摇摆的大白腿。如果我愿意,我甚至可以小跑过去,搓两下尾巴。鉴于我帅气的外表,大多数天生不怕大狗的女生都会欣然接受我的亲密行为。虽然可能会引起骚动或受伤。但他们只是认为这是一只金毛猎犬。谁在乎在狗面前走开?

当然,上面提到的方法只是我做一个正方形。我没有为了更偷偷的耍流氓而放弃重新做人的机会,加入养狗行业。这违背了我的初衷。更何况我后来成了一条被砍的狗,这也是上天的一种约束。毕竟从人类文明到性观念原始开放的犬类世界,作为一只长相很棒的金毛,很容易毫无节制的乱交。

虽然我总是告诉自己我是一个穿狗皮的人,但我不能真的把自己当成一只公狗。但总会有婊子来勾引。一两次,就这样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出生的时候,没有安安静静坐着的优良作风。成了狗之后,没有了礼义廉耻的约束,防线迟早会被打破。如果我不能坚持一段时间,我会弄乱自然的生物法则。到时候出生的小狗也是披着狗皮的,但它是一个满脑子人类思想的大脑,这样不好。

无论如何,被切断是最后的结果,虽然一开始对我来说几乎是致命的。我生存的唯一目标和动力就是苏珊。我怎么能因为生来就是为了方便狗而占其他女人的便宜呢?对为我而死的大黄也不公平。苏珊是我的唯一。她是我恋爱两年多的爱人。她是我的合法妻子和伴侣,她发誓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。为此,即使我不是阉割过的公狗,也不应该和那些母狗扯上关系。忠诚是我的底线。更何况我本质上还是一个人。虽然我活在狗的身体里,但我怎么会真的堕落成狗呢?

但是我现在能做什么呢?我只能以一只狗的身份出现在苏珊面前。而苏珊还沉浸在失去我的痛苦中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充当她的枕头,至少怀里有一颗跳动的心,可以给她一些安慰。仅此而已。

主观来说,我对苏珊目前的表现非常满意。作为一对新婚夫妇,我的离开无疑给了苏珊很大的打击。虽然我不想看到苏珊哭,但在我目前的角色中,苏珊整天在以泪洗面的抑郁也让我感到欣慰。

这种矛盾的心,即使我是狗,也一直折磨着我。苏珊对我的忠诚和留恋让我很受用,但无尽的悲伤让我心疼。这一切,作为陪伴她的狗,我无能为力。这又一次让我绝望。我甚至觉得,不如选择做那个可能瘫痪在床,无法自理的人。至少我可以用眼神和言语安慰苏珊。她没有像现在这样把苏珊抱在怀里,而是摇着尾巴绕着她转。

04

苏珊和我一直呆在家里。苏珊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情。起初,有亲戚朋友安慰她。但是我知道苏珊是一个内心很坚强的女孩,她不希望别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。所以苏珊还没开口,就拒绝了各方的安慰。她在人们面前表现得近乎冷漠。

在那之后,没有访客,苏珊和我整天呆在家里。苏珊只是坐在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房间里,只是她必须出去。

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。苏珊开始不那么悲伤了,至少她看不到脸上有任何悲伤。我既高兴又有点失望。原来,我在苏珊心目中只有两三个月的体重。

然后苏珊慢慢恢复了以前的习惯,每天晚上都带我出去散步。几个月后,我逐渐习惯了这种新皮肤。刚开始难以下咽的狗粮,逐渐感受到了它的味道,甚至觉得它比过去大多数人类食物都好吃。

每天晚上苏珊都会抱着我入睡,我听着那均匀而熟悉的气息,仿佛我还是她最爱的丈夫。这一切都让我心满意足,即使灵魂活在狗的身体里。

后来,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。其实我不认识他们。毕竟大黄之前对他们还是挺熟悉的。只是现在,如果我是你,我必须重新认识这些朋友。

每天晚上,苏珊都会带我去社区里一个稍微开放的小广场,那里有很多孩子和小狗在玩耍。鉴于人和狗的区别。因此,孩子们占据了广场的主空房间,而一群各种颜色的狗在广场周围的草地上追逐。

每次苏珊去广场,她都会找一把椅子坐下。然后她解开绑在我脖子上的绳子,说:“大黄,去和你的朋友们玩吧。”我摇了摇尾巴,然后小跑着加入了追狗的行列。

因为我们以前是朋友,狗热情地欢迎我回来。特别是一只名叫黄的中国园丁狗,表现出不同寻常的亲密。

当时我有点后悔坚持要改名字。毕竟在这些狗中,我的名字是最土气的。就连中国的园林狗,也就是普通的土狗,都有黄的名字。而我的纯金头发,看起来华丽帅气,其实叫大黄。这太讽刺了。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在苏珊的打击下,我一开始并没有给谢广坤打电话,否则我真的想在一棵大树上被杀死。

除了黄,还有一只名叫花花的比熊犬,一只名叫爱德华的哈士奇和一只名叫星期五的松狮。其他的狗总是被主人牵着,所以每当我们的自由狗在跑的时候,那些狗的主人就会被牵着手里的皮带拖着和我们一起跑。

此外,大多数流浪狗在计划生育后被主人遗弃。幸运的是,社区里的居民素质一般,很多人扔垃圾的时候都会把垃圾扔在垃圾桶周围。那些流浪狗靠着散落的垃圾挣扎求生,都很开心。毫无节制,整天跑来跑去。

05

一天晚上,苏珊像往常一样坐在房间里的老虎沙发上,我躺在沙发上,还在想狗狗们身上的坏东西,以及最近一直困扰我的自我认知问题。

“大黄,我决定明天正式回去上班。白天你将不得不一个人呆在家里。无论好坏。”

苏珊自言自语,用手抚摸我的狗的头,这让我觉得很有用。但是我的耳朵根本不听苏珊的话。我没办法。自从我成为一只狗,我发现我对同类比对人更感兴趣。虽然苏珊是我最亲近的人,虽然我在灵魂里是一个真实的人(我应该还是)。然而,由于我长期生活在狗中,我逐渐开始怀疑我是真的是一个人还是我作为一只狗的奇思妙想。

当我发现自己处于这种混乱的状态时,一切都开始滑向我不想看到的深渊。

事实是,我不能一直穿狗皮,和狗交朋友,吃狗粮,最后我可以活成一个人!我又一次陷入了绝望。

“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一定要乖,不要想我。上班前我会准备好食物和水,玩具会给你放好。一个人也应该是好的,你知道吗?”

苏珊继续语重心长,好像一张网挂在我的耳朵外面,把那些话都隔离了。直到我觉得脸有点湿,我才意识到苏珊在哭。眼泪落在我狗的头上,顺着我光滑的皮毛滑落。

我真是个傻瓜!我为什么要纠结自己是狗还是人?我存在的目的是陪伴苏珊,不让她孤独。只要我能在苏珊身边,我为什么要关心狗或人?

我豁然开朗,以前的迷茫一扫而光。无论是披着狗皮的人,还是藏着人心的狗,都只是一张皮。不要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那就一直陪着苏珊吧。为什么要费心想太多?

我从地毯上站起来,用头蹭苏珊的腿,不停地摇尾巴。然后试着抬起你的前脚,放在苏珊的膝盖上,躺在苏珊的膝盖上。为了不让我的体重完全压在苏珊身上,我不得不在失去重心的情况下稍微垂下身体。我的姿势很不舒服,感觉后腿随时会抽筋。

苏珊顺手抱着我的狗头,然后把她的头依偎在我的脖子上。这无疑增加了我身体的负担。我觉得有点不知所措。

幸运的是,苏珊只是依偎了一会儿,然后抬起头,抱着我的狗的头,把她的额头压在我的额头上,我们面面相觑。希望苏珊能通过深邃的目光发现我的真实身份。即使我们地广人稀,至少可以把心贴得更近。

不幸的是,苏珊只是轻轻地靠着我的狗的头抽泣,然后她抓住我的脖子,差点掐死我。

06

没有苏珊在家里的生活,我感到很无聊。玩具只是一个球,一个铃铛球和一只棕色的填充兔子。我只能玩一会儿球,一会儿兔。老实说,我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。剩下的时间只能睡觉。

我一会儿去阳台上阳光充足的地方,一会儿去沙发,一会儿跳到床上,钻到椅子下面蜷起来。总之,我很无聊。有时候听到楼下有同伴的叫声,我会立刻跑到阳台,然后对着声音的方向回应几句。

自从认识了社区里的狗,我就能从它们的叫声中分辨出它们是谁。但是,一般来说,光天化日之下能有机会在小区里溜达的狗狗并不多。

很多时候,一年到头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太太牵着的都是狮子狗。我对她不是很了解,因为她总是被绳子牵着,跟我们合不来。即使我们晚上在社区广场附近聚会,她也只是看我们玩。我只知道她叫丽莎,是个婊子。

另一个白天经常出去活动的人是黄,他和我关系很好。它的主人是一位退休老人,整天无所事事,在小区的一个亭子里和一群老太太聊天。然后黄就可以独自在小区里玩得开心了。

至于其他的狗,它们的命运和我的几乎一样。只有在晚上他们才能出来呼吸新鲜空气。所以每天如果我听到黄的声音,我都会立刻大声回应,这样黄就会下楼来和我聊天。

但是,一般来说,如果我们两句话也不能聊,黄就会被我们楼里或楼下的行人扔掉。毕竟那两只狗一直像你我一样叫个不停,很少有人受得了。到时候黄会后悔自己跑去玩,而我会继续在家里无聊。

终于找到了一个在家解闷的好方法,那就是看电视。其实操作很简单。我用嘴把遥控器放在沙发上,然后舒服地躺在那里。遥控器在前爪旁边。只要想换台,轻轻点一下就行,比我做人的时候还要方便。

自从我发现我可以看电视,我独自在家的生活变得丰富了。每天苏珊走路的时候,我都会拿起我的狗粮,爬到沙发上。打开电视,先看当天的新闻。虽然我是一只狗,但我仍然和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,所以我有必要关注我们星球上每天发生的重大事件。

看完新闻,我会去追一些电视剧。说实话,我小时候对电视剧很不敏感,总觉得看电视太LOW,尤其是国产电视剧。但是追上电视剧之后,发现自己失控了。很明显,电视剧都是些没脑子的老套情节,我还是很享受看的。这让我觉得,变成狗之后,我的品味和审美可能发生了变化,正在向低俗的方向转变。

但没关系。它们都是狗。你想做文艺狗还是主人狗?俗点挺好的,当你是男人的时候,你完全可以放下那些傻事。

退一步说,你已经变成动物了。你就不能活得更自我一点吗?

07

我一直沉浸在我的新生活中,但我对苏珊的关注较少。最糟糕的是,有一天苏珊在沙发上浏览购物网站时哼着小曲。我突然从混乱的思绪中惊醒。

苏珊已经完全摆脱了失去我的痛苦!我感到非常失望。

虽然我不愿意承认,但我毕竟是一个自私的人,现在自然成了自私的狗。即使我离开了苏珊,我仍然希望永远占据她的心,即使这只会给她带来悲伤和痛苦。

发现自己成了狗之后,经常莫名其妙的抑郁。这可能和我长期被关在家里,只看电视有关。悲剧情节总能打动我的心,让我不自觉地投入其中。世事无常,创造无助无力的人之类的成语总是在弦上跃入我的脑海。

于是我变成了一只气质忧郁的金毛。

因为这种气质,我逐渐成为了狗中受欢迎的公狗。几只母狗朝我使了个眼色,尤其是那只叫丽莎的狮子狗,一有机会就抓住主人向我跑来。然后他摇着尾巴围着我,不时用屁股蹭我。真讨厌!

别这么说,连社区里的婊子都赢了。我只关心苏珊,但苏珊似乎已经忘记我了。才短短一年多。我讨厌苏珊善变的感情,甚至觉得为了这种感情把自己变成狗是一个可怕的错误。现在犯了大错,我已经是真正的金毛了,似乎只能在绝望中生活。

在这种负面情绪中,我几乎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苏珊晚上还是带我下楼散步。她一到小广场就放开我的绳子,然后坐在附近的椅子上玩手机。不时微笑。我想电话那头一定有个男人。也许苏珊恋爱了。它让我疯狂。

我心不在焉地走在广场周围的草地上,不时看着苏珊。但她根本没看到我,还沉浸在手机里。我愤愤不平,用爪子抓草,像土拨鼠一样惊慌失措,急于逃跑。

不远处的狮子狗丽莎仍不时向我挤眉弄眼。这让我更加愤恨。我真的配得上爱狗吗,而且挡不住苏珊的心?一怒之下,我决定向丽莎发泄我的愤怒。

当我跑向她时,丽莎受宠若惊,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又圆又黑。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径直走到丽莎身后,然后熟练地跨过她。丽莎显然有点蒙住了眼睛,对这突如其来的不幸有点不知所措,习惯性地准备扭屁股反抗。我加大了压力,迫使丽莎屈服。

丽莎可能被我的王霸精神征服了,所以她站着不动,只是轻轻地摇着尾巴,挠着我的肚子。我生气了,哪管上这些亲密的前戏动作,正准备不要脸的狗。丽莎的女主人的高跟鞋踩在我身上。

这个胖女人力气很大,我上半身在丽莎的身上,下盘不稳,被踢了一脚,摇摇晃晃的出去了。

“这是谁的狗,这么不要脸。光天化日之下对我女儿无礼!”

胖女人大声咒骂,把丽莎拖到我身边,准备继续用高跟鞋踢我。我还恍惚地躺在草地上,被那个胖女人踢了一脚。我只是哀嚎了几声,并没有起身反击。我妈已经堕落成日本狗了,我没脸跟人类斗。

我周围的人和狗被声音包围,胖女人继续批评我无耻的罪行。黄和花花跑过来,用爪子抓我,示意我站起来。我继续无动于衷,但是那个胖女人没有在众人的目光下继续打我。毕竟我这么大了,胖女人大概是怕我像懦夫一样咬她。

苏珊花了一些时间才挤进人群,这让我的心更冷了。我希望我能让那个胖女人踢死。

当胖女人看到欺负她的狗主人丽莎时,她立即向苏珊咄咄逼人地抗议。就像一个企图强奸的罪犯,我当场被抓,受到了无尽的羞辱和诅咒。苏珊先道歉,顺便批评了我。我可能在中间为自己辩护,但我只记得她对我试图和丽莎发生性关系非常不满。

幸运的是,这一恶性事件在初期就被扼杀了。这是我和胖女人的福气。说实话,只是因为我太难过,太头脑发热。毕竟我是一个活在狗身体里的人类灵魂。我怎么能真的对一只狗这么做呢?

之后,晚上出去的时候苏珊用绳子把我抓在手里。小区里其他几个贵母狗基本都是被主人抱着,尽量避免接近我。一个个看来我是情色狂,随时会扑上去强奸他的婊子。

相反,丽莎看到我时总是一副抱歉的样子。那天她没能满足的我的动物欲望,被她的主人踢走了,好像是她的错。我只能说丽莎是整件事里最无辜的人。

算了,我才不要那种奢侈。也许我真的可以和狗有感情。

结果我被拖到医院做绝育手术,蛋蛋被切掉了。那一刻,我生而无爱,觉得世界上最黑暗的时刻就是这个。这一切都是我最珍视的苏珊做的,她竟然阉割了她的前夫,尽管此刻我是一只狗!都说最毒的女人受欢迎,一点都好。

好几天不吃不喝,讨厌不被头撞在墙上。但是没用,就算被打死了,也只是一条没有蛋蛋的死狗。生活给了我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,我别无选择,只能被动地放手。

从那以后,我活得像行尸走肉,每天晚上都不想下楼看风。毕竟,一只没有球的狗在群体中只会受到嘲笑。

起初,苏珊充满了内疚和自责。她觉得不该一时冲动听了别人的建议给我绝育。那时候我差点看到苏珊车祸去世时的状态。恍惚,悲伤,迷茫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丢两个球,找回失去的存在感,是不值得的。

不幸的是,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。爱上苏珊后,我整天扮演一个垂死又无聊的角色。谁知道呢,苏珊在责怪自己难过了一段时间后,开始厌倦我的瘫痪和死亡。最后,在苏珊歇斯底里的咒骂中,我被拖到了楼下的小广场。

奇迹并不总是出现在生活中,就像这一刻,我被苏珊拖到了小广场。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的狗伙伴们不会发现我丢了蛋蛋。但现实是,来自远方的孙子们开始吠叫。广场上的人只会觉得嘈杂,但我能读懂其中的含义。

“一只没有球的狗!”

别拉我,让我死!

我拼命往回家的方向跑,但苏珊看起来很虚弱,但她的力量不可低估。在我的脖子和苏珊的胳膊之间的挣扎中,我一点一点地被拖到广场上。黄、爱德华、花花和一群狗都聚集在周围。这些平时和我关系很好的人都对我表达了关心和同情。然而,那几个人平日里对我不满意,把我当成眼中钉。此刻,他们用冷嘲热讽包围了我,拼命践踏一只公狗的尊严。

黄回头冲他们叫了几声,寡不敌众,仍挡不住他们的嘲笑。我完全瘫倒在地上,像一大坨新鲜柔软的牛粪。

之后,生活开始变得毫无意义。苏珊仍然一大早就准备狗粮和饮用水,然后去上班。我继续打开电视,开始了无聊的一天。我再也看不下一直热爱的《人与自然》了,因为每次听到“雨季结束了,又到了交配季节”的时候,我总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没有蛋蛋的阉割者,这让我难过了很久。

丢了蛋蛋之后,逐渐失去了在狗中的最爱的地位。我只能带着黄、星期五和其他狗四处游荡。就连一直陪着我的花花,也勾搭上了另一只公狗。我认为作为一只狗的有趣生活已经结束了。

08

当苏珊第一次把那个人带回家时,我立刻认出那个人是苏珊以前的同事胡伟。自从我开始和苏珊约会,这个男人就一直在追苏珊。也许是因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或者是其他原因,苏珊最终选择了我。

只是没想到孙子会在我尸骨未寒之前回来继续他未竟的事业。苏珊也是善变不忠的人,所以要和以前的八卦男同事交往很久。浪费了我作为狗的监护权。

目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我的大吼来表达对胡伟的不满。苏珊二话没说就踢了我一脚。虽然是一脚亲密,但还是伤了心。显然,我在苏珊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被这个人取代了。

我疯狂地吠叫,结果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,没有开灯。黑暗中,起初我喊得更大声了。忍无可忍,苏珊隐约听到苏珊对胡伟说,“别理他。大黄有点怕生。如果你能多来一次就好了。”

我完全绝望了。看来这个孙子以后会是常客。我站在黑暗中,不自觉地大哭起来。现在我可以轻松的站起来用前爪开灯了。但是我不想开灯。我宁愿静静地站在黑暗中,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流泪。

从那以后,胡伟真的成了家里的常客,我也不再对他大吼大叫。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,只是为了惹恼苏珊,然后被关进一个小房间。

我开始和胡伟一起学着装傻,渐渐的我不知道我是在和他们一起演戏,还是我这辈子真的接受了这样一个男人。毕竟,严格来说,他是我的情敌,但我应该尽力摆脱苏珊生活中的人。

但是在长期的感情中我还是不自觉的接受了这个男人。至少他对我好,还是对一只一直叫大黄的狗好。它经常带来美味的狗粮和有趣的玩具。

至于苏珊,她也变得更加活泼开朗,甚至超过了以前和我在一起时的快乐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一种命运和喜悦的感觉,他们在经历了各种磨难后终于走到了一起。作为苏珊之前短暂的丈夫,我似乎试图让他们伟大的爱情变得粗糙和有点暴风雨。

苏珊和胡伟经常在周末带我一起上街。虽然看着他们手牵手走在我身后我觉得有些不舒服,但我更为苏珊高兴。

这样其实挺好的。苏珊终于找到了可以继续守护她的人,而且从我对狗狗的观察来看,胡伟对她真的很好。我本应该能够脚踏实地地做一只狗,这样我就不用去照顾世界上所有这些琐碎的事情了。

现实是,我确实越来越像一只真正的狗。我和黄建立了持久而牢固的友谊。在狗中遇到一群相当好的朋友。我们一起玩啊玩啊,聊着各种狗之间的八卦。在人类世界里,对我有什么关系?每天有好吃的狗粮就够了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甚至怀疑自己真的是从狗开始的。事实上,我曾经是一个人,苏珊的丈夫只是我自己作为一只狗的奇思妙想。这样一想,我就放心了。

所谓真与假,假与真,什么都不是生活,何必那么执着。

09

还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,苏珊和胡伟带我出去走街串巷。胡伟一手拿着绑在我脖子上的绳子,一手拿着苏珊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我迈着欢快的步伐向前走去。

来到一个十字路口,一个我还记得的地方。没错,就在这里。就是在这里因为追大黄跑进车道,然后被一辆超速的货车撞了。现在,停在路口,还是有挥之不去的恐惧,甚至全身都感觉隐隐作痛。苏珊和胡伟就站在他们身后,他们看不出这个路口和千千其他成千上万个路口的区别。

苏珊不应该这么冷静。毕竟一年多前的早上她坐在这个路口,差点哭晕过去。但是现在,仅仅400多天,她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我恨我自己,我恨苏珊,我更恨胡伟。没有他,苏珊不会变得如此健忘和善变。罪魁祸首胡伟此刻正在和苏珊窃窃私语,还时不时地和苏珊傻笑。我看着对面红灯下的数字不断变化。18、17、16……

由于绿灯时间紧迫,我们前方道路上的车流明显加快,车辆在我们前方飞速驶过,留下滚滚尘土。

绿灯还剩最后6秒,我紧紧盯着跳动的数字,然后突然跳了出来,这时一辆重型卡车向我们驶来。抓着胡伟手的绳子先是被放松拉紧,然后胡伟猝不及防被我拉住。不知道是我的奔跑力量拖着胡伟,还是他有意追上我,我们还是双脚来到了巷道。及时,重型卡车及时到达。

10

醒来后发现自己漂浮在空中,一年多前看到的黑人又出现了。

我环顾四周,看到路上几乎按下停止按钮的车辆。在车流当中,空苏珊在地上哭,她和胡伟躺在血泊中。漂浮在空的黑人对另一个方向说:“你和狗只能活一个,自己选吧。”

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黑衣男子在和胡伟说话,他变成了一个几乎透明的影子漂浮在空中。我立刻感觉不好。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胡伟去决定?我想为自己的命运而战。

“嘿,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而不是我?太不公平了。”

直到那时黑人才注意到我。首先,他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,然后惊讶地说:“是你。我以为它是一只普通的狗。但对不起,牲畜没有选择。”

“我怎么会是牲畜呢?原来,我活着的时候,你说我是动物。现在我死了,还是以前的我,再也不能用狗的眼睛看我了!”

穿黑色衣服的男人。那时,我透明的大黄身体渐渐变成了原来的我。

“这样,我真的不能把你当狗。”黑衣男子说道。

胡伟此时也认出了我,顿时焦急起来。尤其是看到我和那个黑人还是老熟人的时候,我立马大喊:“他已经选了一次了,所以这次轮到我选了。让我活下去,哪怕是条狗!”

黑衣男子看了一眼胡伟,冷冷的说道:“他是老用户了,有些特权。所以你只能在他选择了之后才能选择。”

之后,黑人转向我问道:“你想过吗?你会饶了你的命,还是会把你的命给你旁边的男人?快点,我还赶时间,还有情况在另一个路口等我。”

我没有时间去想,只有胡伟才能真正保护苏珊。即使我是一只忠诚的狗,我能给苏珊的安慰也是有限的。这一切似乎不言而喻。

“别想了,你最好杀了我!”

我嘴里说这话的时候,同时被自己吓到了。因为这不是我脑海里短暂思考后的答案,而是它像一个躲在里面的恶魔跑了出来。

“我要活下去,我必须活下去。苏珊是我的,没有人会把她从我身边带走!”这个声音占据了我身体的所有功能,我所做的决定只服务于唯一真正的目的。

我讲完后,瘫倒在地。

黑衣男子板着脸说:“好,我饶你一命。”然后,我把手一挥,感觉自己慢慢飘回了沉重而痛苦的身体。然后,我在血泊中慢慢睁开眼睛。

苏珊抱着胡伟的身体,一边颤抖,一边放声大哭。

我微微扬起嘴角,一股腥臭的液体渗出来。然后我轻轻地抬起前肢,摸了摸苏珊的身体。

远处被密不透风的人群包围着,高耸的建筑和灰蓝色的天空空。没有云也没有风。我周围什么都听不到,只有苏珊在我的眼睛、耳朵和头脑里。

是的,此刻和未来,她仍然是我的,而我是孤独的!

 
 

Powered by 精品国产大片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