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精品国产大片 > 国产精品 >
如何分辨对同性朋友的感情是友情还是爱情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21 16:41 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  点击:

2020.4

第一,建立自己的生活,建立独立生活的能力和心理空,先爱自己再爱别人。在天长地久之前,我们应该学会如何分开——它适用于所有亲密关系。我要迈出新的一步。一切都很好。感谢您的留言和陪伴。

2019.12

我又有喜欢的人了。我又变成了一个女孩。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只想永远不让她感到难过。

2019.5

再读一遍四年前的故事。

那时候我才十八岁,用的是幼稚的文字和笔法。读书的时候,我也觉得自己在与人交往和成长自己方面是多么的不成熟。然而,再一次,我还是读到我浑身发抖,因为每一个字都太真实了,穿越只是探望还是给了你痛苦。

四年来,很少看原著日记和文字,也不愿意撕旧伤疤观察。某一个人的形象逐渐模糊,但最初的感觉却深深扎根于深谷,需要引爆。我早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,但我还是从过去的小女孩中诞生,从每一瞬间的痛苦中诞生,从被抛弃的恐慌和恐惧中诞生,然后诞生了所有后续独立的勇气和力量;现在的我成熟了太多,变得冷静,温柔,理智。我只想拥抱那个挣扎过去的女孩,擦去她的眼泪,带领她走出泥潭。

不幸的是,成长并不意味着摆脱过去埋藏的痛苦,也不意味着彻底摆脱根源。四年来,我的抑郁症复发了,去三班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+重度焦虑+精神分裂症。目前已遵医嘱服药,略有好转。四年来,我一直在扛着自己,总是害怕跌回深渊,最后崩溃——你找不到一个人来承担你所有的痛苦,但你不能把所有的痛苦都扛在肩上。如何求助,如何平衡,如何恢复,都是我会继续寻找的答案。

我认为抑郁症患者的理想伴侣,必须是天性乐观坚韧,有很强的同理心,两者缺一不可。如果有抑郁症病史,太容易触景生情,或者走极端,开始鄙视还在挣扎的人;如果你只是乐观却不能同情对方,只会给出理性的建议,却不知道如何一字一句踩雷,会增加双方的沟通负担。只有被父母保护得很好,从小收获了很多爱,但同时又善良敏感的孩子,才能做到。有多幸运多难,我会尽全力去找ta,但在此之前,我不介意支持自己,只要我能做到——总比找错了值得信任的人最后被捅了一刀,或者伤害了真正值得的人,后悔一辈子好。

当我发作的时候,我会不断地回忆她。

我只感激她。

2016年4月1日:出事了。在我心里,过去一年从未停止过的愧疚和自我折磨突然上升,恶化成巨大的怨恨,只因为一个朋友跟她提起我的愧疚,她的反应几乎是“你说什么?”。所以拜托,真的不要折磨自己。说实话,我怎么能选择回到过去?比起一时的、矫情的、自我蒙蔽的快乐,我更想逃避被控制的、时刻被陷阱困住的痛苦。我不想焦虑,不想有压力,不想对不起别人。在一段感情中我不能向任何人承诺任何事情,也不想再在微信上写论文,求别人维持岌岌可危的关系。所以,为了自己,为了更好的未来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话虽如此,爱与恨是同源的,爱容易产生恨,所以我还是在犯恶心。

我再也不想在梦里见到她了。我希望尽快模糊我的记忆。

也希望每一个在评论区和我分享感受的可爱的你,都比我更坚强,更勇敢。

原答案2015年7月添加:友情和爱情都是人为定义。有时候我知道是爱情,但真的细分不了。细分没有意义。爱情本身的构成也很复杂,包括简单的吸引、占有欲、沟通欲望、依赖、信任、社会压力和妥协……每一段感情都是独一无二的。同性和异性有什么区别?爱本身就是一件神奇的事情,爱一个人更是如此。任何用心的关系都值得尊重。我刚刚结束了一段感情。我觉得,区分和界定不是最重要的,不要急于去定性自己的性取向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你会遇到很多人。重要的是你要珍惜身边的人。如果缘分没了,请好好爱自己。

好巧刚写完我的故事。写下来总是更好。路漫漫其修远兮。继续走。

我不能恨你,也不能再爱你了。你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人。这种关系更像爱情而不是友谊。然而,在爱情的尽头,我太累了,我不能再给自己增加任何伤口。在四五年的友谊中,由于各种不协调,我在痛苦中打了自己半年多,一次又一次没能恢复过来。最后一次,被对方冷言冷语刺激得心脏病发作,最后一次,为了她失眠,为了她哭到眼睛发炎,为了她折磨自己,让自己变得没有人性。这是最后一次,我以我的尊严保证。但这很可笑,也很痛苦。我从不怀疑有一天我们会去这个领域。我一直坚信,当我们攒够了工作的钱,就应该一起去看极光。当老牙掉了,我们应该笑着去烧烤。一步一步摧毁你一直坚信的信念。这种痛苦足以摧毁一个人。但我从不后悔。

我付出了多么高昂的代价。可是我不后悔任自己被带进这步田地,假如有机会重新开始,我也会做同样的事。(Luis Cernuda Epistolario书信集,1944年9月8日,写给Gregorio Prieto,以下引用皆为同一人书信,多描写一段同性恋爱。)

1。

我在一年级的时候,通过另一个非常好的朋友认识了她。我现在记得,那是一次非常非常普通的课间休息,我们在过道里相遇。我们共同的好朋友上厕所,两个互不熟悉名字的女生站在一起,特别尴尬。一个女孩挂着耳机,听着阿尔文和花栗鼠的歌。后来慢慢认识了,一起出去玩,一起去文科,课间接水,永远站在一起,永远唾弃文科楼的哮天舞台。高三的时候太忙了,等她端着大绿水杯来到我们班后门迎接我出来接热水。我一直认为高中是人三观发展最重要的时候。此时的我们,并肩经历了一切,发展出了高度相似的爱好:我们都是西班牙足球队的死忠球迷,追着同一部剧,喜欢又讨厌同一个歌手,舔着一种帅哥,生活中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和共同讨厌的人。这几年,我们省下了很多只有彼此才能懂的梗。只要我们见面,我们就很放松,很自在。我们永远不需要抓住对方的架子,了解他们的根。

没有大量的好朋友,友谊很难维持。但是再多的共同话题也不是维持友谊的决定性因素。

高中毕业后的暑假,我们到处去玩,在很多咖啡馆砸WiFI,一起看剧,一起吐槽;我们一起熬夜看世界杯的时候,西班牙是第一个被淘汰的。我们太难过了,熬了一夜,天亮就起来到处跑。在一、二、三场地看电影;在星巴克聊天自带食物,差点被店员赶出去;和H&M一起去购物;买个肯德基全家桶,一起像猪一样吃。

2.

开学时,她去了北京,我留在了Xi。专业和性质相似的学校。距离很远,但共同话题越来越多。大一刚开始,我对大学的想象和期待下降太多空,整个人陷入了突如其来的绝望。因为误会,被室友推了出来,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,在孤独中勉强喘着气,度过了一段很痛苦的时光。但是这一次,她出现了。【/br/】每天晚上11: 00左右,她做完作业,我开会后,两人用微信抛梗加油,玩得很开心,经常笑到整个头顶的床都在抖。即使一天的学习和工作一次又一次的劳累,只要晚上能和她聊聊天,所有的辛苦都不算什么。

然而,一旦一切成为习惯,就可能产生依赖。依赖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。它不可能一夜之间形成,但它就像温水煮青蛙。等你意识到的时候,往往很难脱身。

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两个不同城市的大一新生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十一点“赴约”,习惯了晚上互道晚安。后来我习惯了早起,两个人只好互相发微信,送他们去食堂,送他们去上课,中午送他们回宿舍,然后互相“一起睡午觉”和“叫醒”。最后两个人无孔不入地侵占了对方的整个生活,互相汇报了行程,汇报交流了生活中最琐碎的事情。微信永远是每秒都有人接。

从此不再是普通的友谊。【/br/】不管我们有没有意识到,我们两个是异地恋的形式(而且是恋爱中的),彼此黏在一起,捆绑得很牢固。太像爱情了。这段感情发展得太像爱情了。我感到幸福——是的,这是不可思议和不合理的。我和她相处的每一分钟,当她依赖我的时候,当我和她讨论一切的时候,我都感到强烈的快乐。当时我也在日记里写道:恋爱是什么感觉?!但是,因为不是真的恋爱,所以不会分手;我不需要男朋友——现在,你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但是,在骨子里,我开始质疑这段感情。这是怎么发生的?如果是纯友谊,怎么可能一直绑在一起却不太招人烦,怎么可能用甜到腻的各种昵称称呼对方,怎么可能说话时有这么强烈的宠溺感?以前不是这样的。

当时我有一种预感,我们太幸福了,太幸福了,但这种关系本质上是一种病态的依赖。总有一天,它会被摧毁。

我开始害怕,开始逃跑,但我逃不掉。我信任她,全心全意爱她。我爱她就像一个亲密的朋友——她是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。我们在爱好上有95%以上的相似性,有各种共同的记忆,有大量共同的朋友。我爱她和一个我从未有过的姐姐——她比我大一岁多。她在我心里一直像个大姐姐。她从不把精力花在莫名其妙的事情上,果断坚定。和她在一起,我感到安全有保障。我爱她就像爱一个偶像——她是那么的理性,那么的冷静,那么的强大,那么的有责任感,而这正是我想要成为的。至于我,我的感性远远大于理性,我患有抑郁症,容易质疑自己,悲观。【/br/年轻女孩开玩笑时,会给对方一个“后宫”,甚至称呼对方为“妻妾”。同样,她成了我的“妻子”;两个人24小时在微信上汇报行程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他们说话到晚上3点都不愿意让对方睡觉。就像玩过家家一样,我们的生活很不真实,也很甜蜜。

当时她说,这个月的幸福比过去十年的总和还多。像孩子一样,她也暴露了自己幼稚的一面。冬天太冷了,他们俩都生病了。令人惊讶的是,在那段时间里,他们每次生病都是“同步”的。只有一个变得更好,另一个才能跟上。我为什么不开心?当我想到你时,我笑了。每当我想起你,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是——因为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,不是吗?你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,也是除了父母之外最爱我的人。我感到无比的甜蜜,无比的幸福溢于言表,感激这个世界,被命运深深感动。

你相信心灵感应吗?在感情最好的日子里,我们多次打电话给对方,在微信上发同样的信息,完全没有任何讨论。有一天下雪了,天气很冷。第二天我必须参加考试。压力太大,蹲在宿舍外面偷偷哭。这时,她发了一条微信来抱我。这不是一个真正的拥抱——我们相距十万八千里——但有感情的话语是神奇的,温度太真实了。我太软弱了。就是这个拥抱打消了我所有的担心和疑虑,让我想全心全意去爱。

“我爱你~“你说什么,你这个抒情皇帝”[br/]“我爱你~“住手23333”[br/]“我爱你”[br/]...“我也爱你。

她是一个如此严肃的人,以至于她从不谈论我爱你这样的事情。第一次看到她说我爱你,我躺在上铺,静静的拿着手机,哭了很久。

“我更爱你”[br/]“我知道”。

直到现在,我还记得那种巨大的情感和喜悦。真的不是爱吗?更像是友情、亲情和爱情的奇怪混合体。明确的定义有什么用?定义这种事情是人为的。我知道我爱你,这就够了。你也爱我。真幸运。如果我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,甚至...即使我没有男朋友,似乎也无所谓。

现在我觉得,与爱情沉默而永恒的热望相比,与静默中望进对方的眼睛相比,与生死都浸没在那双眼睛里相比,文学多么贫瘠。(1944年8月22日,写给Gregorio Prieto)

3.

抑郁症请遵医嘱服药!抑郁症请遵医嘱服药!抑郁症请遵医嘱服药!重要的事情写在前面,说三遍。

我一直患有轻度抑郁症,季节性发病特别明显,几乎每个冬天都不能幸免。这一年,由于大学环境和各种学业考试的不适应,我的抑郁症加重了。

抑郁症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之一。在你心中没有比死亡更大的悲伤。这种疾病会让你死亡,失去对世界的所有希望。抑郁症从来都不是简单的“坏情绪”。如果还能对着别人哭,大声哭出来,可能就不是抑郁症了。真正的抑郁会带走你所有的骨头,让一切变得毫无意义,你甚至找不到早上起床的理由。生理表现为巨大耳鸣、一夜失眠、持续厌食。体重迅速下降,整个人看起来蜡黄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。他继续着最后一口气,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生命的意义,随时可能倒下。

她慌了。她看着我一天天倒下。我不再有那么多快乐的事情可以分享。我变得充满负能量,和她认真地聊起了生死。当时,她表现出了对我好的全部力量,想帮助我走出抑郁。她乐观坚强,不容易被大自然挫败,自然感受不到我的痛苦。不幸的是,在一个抑郁的人眼里,任何形式的自以为是的“同理心”只能是更恶心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拒绝了她的好意,也无法表现出她应该有的(或期待的)进步。相反,我的灰色世界极大地影响了她,让她震惊,让她无法接受。

她看完我的日记后说:“我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可能是这样的。“你眼中的世界太痛苦了——别说了,别说了——你不开心的时候我怎么会开心呢?我们很好,你不开心,所以我会努力开心,让你积极起来。好吗?”

那时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。直到现在,阻止我恨你的,是你的温柔,你的善良,你的执着——不管你将来有多冷血,我都不能恨你。

同时,抑郁的我变得blx和任性。我想有过抑郁症病史的人可以理解这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:你不再是你,你无法控制自己每天都陷入巨大的绝望漩涡,别人的劝说都没有用,甚至只能加速你到漩涡的中心。你开始为自己计划一个悲惨的结局,只为痛苦尽快结束。那时候,我伤害了她很多——如果当时她远离我,不再对我那么好,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。但那时候她太爱我了,把我当亲人,把我所有的抑郁都当成自己的责任。她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一样哄着我,充满温柔和耐心;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我没有好转,而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拉进我的深水里。她于一月份从北京回到了Xi。回来的那天,为了一件很小的事情和她大吵了一架,忍不住哭了。我又熬了一夜,加上心绞痛和耳鸣。她感到巨大的愧疚和痛苦,陪我熬了一夜,半夜起来,上厕所吐了,最后哄着我,终于天亮就睡着了。但是我的抑郁症非常严重,以至于我当时无法调整自己的情绪。第二天,我告诉她,我觉得自己好像再也不会快乐了。

这句话就像压倒了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她黑了我的微信,黑之前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:我有多爱你,有多想和你一起回来,有多想你;但是,你说你再也不会快乐了,这让我崩溃了。我不是一个容易产生负能量的人,但是这次和你在一起,我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哭得像个孩子;我问我妈,她说这样的友谊没有必要,我以为对你有好处的东西,实际上可能会伤害你,甚至误导你的性取向。她让我勒索你。走之前让我们休息一下。朋友之间应该分享快乐,而不是品味痛苦。等一下。当我们都变得更好,更成熟,更强大的时候,我们会一起走,好吗?"

直到现在,我觉得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。然而在一个抑郁的人眼里,她是我最开始黑暗生活中唯一的光亮,是我最后牢牢抓住的希望,是我最后一个全心全意相信和爱的人。她的失踪对已经陷入困境的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。在这一点上,我完全被孤立了。不是我不想变好。我太爱你了。我希望我能像你一样快乐。但是我很努力,我很挣扎。我真的做不到。我整晚都睡不着。疼痛太大了。我甚至想自杀寻求解脱。我不是在发脾气,不是在固执,不是在耍脾气,也不是在演戏,但我真的不能快乐。不要走,不要走,你为什么离开我——回来,没有我你怎么办?你说过你永远不会想要我的。你为什么不想要我?

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,在另一个不眠之夜,我给她打了一夜电话,打了三四十个电话,但我知道关机了,却停不下来,以至于直到现在听到“你拨打的电话关机了,请稍后再拨”的提示,这习惯性地引起了我内心的苦涩痛苦。第二天早上,她接了我的电话,哭了起来。我在电话的另一端哭泣。我说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再抑郁了,好吗?我不应该把你牵扯进来。我不会再向你传递这么多的负能量了。我太自私了,不应该这样对待你。我以后会让你开心的,好吗?我错了,我错了。现在看来很可笑:抑郁症怎么“治愈”?有些东西,一旦种下,就会生根发芽,很难再拔出来。

冷静一两天,我们再见面;第一次告别很尴尬,后来冰雪融化了,关系比以前更亲密了。她回来了,我们几乎每两天见一次面。有她在身边,我的抑郁症似乎很快就好了。到了寒假结束,我之前的痛苦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我是如此快乐和幸福。经历了这一切,她还是在我身边。我爱她胜过任何人。我们游览了Xi所有值得一游的地方,在初冬的清晨在公园的冰湖上看鱼,坐下午的公交车在城市里闲逛。甚至在情人节那天,两只单身狗还出去“过节”:他们在一家像样的西餐厅吃了一顿烛光午餐,我给了她一枚别针和一个发夹。小礼盒里装满了用来泡茶的玫瑰——嘿,这是情人节的玫瑰。

太阳下在花园里和我的爱人比肩而坐,他因为我的陪伴而感到幸福,这是怎样独一无二的快乐!我都不期待能再次遇见这样的快乐。(Luis Cernuda Epistolario书信集,1944年6月25日,写给Gregorio Prieto)

我早就失去了友谊和爱情的区别。甚至她说:“我不知道怎么定义最好的朋友。我觉得我们都像恋人。”知乎上有一个问题,关于如何区分同性之间的友情和爱情。最根本的区别就是有没有性吸引力。不,我很确定。没有激情,没有性吸引力,完全没有。然而,当我的感情走到后面的时候,我对她有着完全的占有欲,还有征服和控制的欲望,这让我害怕。我有很多朋友,她以前有过,以后也会有。但这种占有欲,她就是一个例子。

我记得在情人节那天,我拥抱了她,想永远不放手——但对她来说,除了拥抱或睡在我的肩膀上,我从来没有任何身体冲动。最多是想保护她,有时候想依靠她,但也就止步于此。所以说到底有没有爱情的成分?那段时间,一想到她,我就充满了温柔,温柔到可以滴水。她曾经在我面前是一个……好妻子,我想保护她,想对她好一辈子,想看到一个从未向别人展示过的女人脆弱的一面,想看到她对我只有温柔体贴。我要如何报答她,我要带她走遍天下,带她去看星星和极光,永远支持她,永远爱她也不让别人欺负她。我想和她一起经历我生命中所有的喜怒哀乐...

我爱你。我也爱你。我更爱你。我知道。-我不爱她?他们都只是依赖吗?只是单纯的友谊吗?我想我一辈子都无法定义它。

4.

从下学期开始,事情就走向了尾声。我还是习惯性地依赖她,像过去一样,一天24小时联系,诉说生活中的琐事,和她分享一切。在经历了我抑郁症的洗礼后,她内心早已疏远,开始想要保护自己,与我保持距离,以免再次被我的情绪吞噬。然而,我偶尔的抑郁却从未被治愈。再加上她越来越明确的疏离意图,我在3月份的一段时间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。有一次我同意晚上十一点联系,但我等不到半夜她的消息。第一个电话占线,第二个无人接听,第三个关机。1月份微信拒绝接电话的心理阴影顿时席卷而来。在此之前有很多迹象——我早就习惯了彼此相处的模式。只要她以后回微信,我就会焦虑,什么都无法集中;和她谈过之后,她说“我不能一直和你在一起”。有道理,但一开始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:我从来没有强迫自己走到这一步;说不在乎,不在乎,哪里出了问题?那天晚上,我坐在上铺,放声大哭。大概是我上大学后第一次在室友面前流泪。室友慌了,问我怎么了。你还好吗?你又要抛弃我了吗?是不是像失恋一样?大家大概都觉得这已经不像是正常的友谊了。

3月13日。不能吃早餐。坐在食堂里,感觉自己喂的每一口食物都可能被自己用内脏立马吐出来。直到那天中午,她发微信说手机坏了,不用担心,她有空要修。我等了一个多星期。当她回来时,一切都变了。她的中心思想总结得很好:没有你,我会玩得很开心,过得很舒服;是时候用不同的方式和你相处了。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不是真正的我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也不可能是我自己。现在我可能会说得很残忍,但我总是说得很好。距离不错。以前我是那么的着迷,真的下意识的把这段感情当成了爱情,但是对方现在不这么想了。她是一个有些直男巨蟹座性格的女生,避免任何同性暧昧。在她现在看来,去年我傻的时候,精神上一般都是靠着对方生活的,简直就是一段不能再黑的黑历史。她告诉我,他们都在和我玩游戏,我不能总是沉浸在过去。她必须和我保持距离才能过正常的生活。她一直是个不懂说话艺术,情商低的人。她说的一切都告诉我:我伤害了她,我把她拖了回来,我让她无法自由,我让她无法呼吸空。就好像一开始我拼命靠自己,她没有回应。好像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自娱的戏,她从来没有投资过。就算想拉开距离,也没有理由推卸责任,变成一个白莲花。

可惜我是一个发自内心的软豆腐,心里一直对她有愧疚,有太多的歉意。我总觉得她说的是对的——因为我那么爱她,那么信任她,她说的话我都相信。我真的觉得我伤害了她。我觉得抑郁也是我的错。我根本不配和她或者任何人做朋友。我的存在只能给别人带来负能量。我是一个非常糟糕,非常失败的存在。【/br/她不是要求我做一个理性、成熟、冷静的人吗?然后我尽力冷静下来,思考分析问题的根源和解决办法。但是她根本不听我的分析。也许我在她眼里只是一个纠缠不休的讨厌鬼——我也不肯相信:一个以前爱得那么深的朋友怎么会软弱呢?也许我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及了她的底线。如果不是因为爱,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。

因为我自己的决定,我已经很少能见到他了。面对生命中因为这场疏远而破碎的东西,我哭过,过去我也曾经爱过,但是从来没有投入这么多,也没有指望这么多。现在我像死人的身体只剩空壳。……在我里面有两种生命互相争斗:一种想随着与爱人的分离终结自己,另一种不想终结;一种觉得多少世纪的友谊和陪伴都不足够,另一种则努力从这场梦里醒来,继续前进。(1944年8月22日,写给Gregorio Prieto)

我们之间最根本的矛盾就是她把每件事都看得太重,每一件小事都容易上纲上线;她很在乎“我要成功”,家庭教育不允许她在生活中犯傻犯错。所以,当任何一个人或一件事的负面影响比正面影响大的时候,她肯定可以不记得就扔掉。毫无疑问,我成了绊脚石。她一开始并没有放弃,一直希望我能变得坚强理智,但即使我努力了,也无法很快达到她心目中的理想效果。她开始用价值观束缚我,对我要求太多,但我真的做不到。而我不想放手,两人只好就这样吊着。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,我们又度过了两个月。我越抓她,她跑得越快。她跑得越坚决,我就越不相信她不甘心,我就越想追她。情况基本无法解决。

5月,她第二次把我涂黑。“朋友也是靠缘分的,不要再联系了。”

真的变黑了,但没有那么慌张,反而轻松多了;我还是觉得,只要能摆脱我的问题(抑郁症?依靠她?悲观?),她一定会认出我,为我高兴,和我像以前一样愉快地相处。我努力不让自己悲观,偷偷去看心理医生,吃抗抑郁药,努力变得更独立,精神上不再依赖任何人。过了两个月,我以为自己变好了——多神奇啊,这两个月我反而交到了很多新朋友,没有一个早起说早安,晚上聊生活的。终于不用抱着一颗心等别人了,困了随时可以睡觉,想去哪里玩也不用向别人汇报。我有负能量,可以自己舔伤口,自己睡觉,不用担心别人抛弃自己和感觉。我开始反思我和她的感情是不是太依赖了,那个时候会不会依赖别人做爱?换句话说,我爱她这个人,还是她对我的陪伴?这些问题即使在标准的异性恋中也经常遇到,即使你想清楚了,也没有用。我只知道我发现我并不像我想要的那样需要她。独立、快乐、自由,精神上基本自给自足,世界上无所顾忌地充满了可能性。多好啊!但是,真的下来了吗?当你告诉自己“我出来了,我放下了”的时候,是不是没有一点欺骗自己,洗脑的成分?

为了与自己的情感作战,逼迫自己与一个对我这样重要的人分开,我开始把时间都花在拜访各种人、四处走来走去上。尽管我知道这并不满足我们内心深处对出神入迷的渴望,却至少可以转移注意力,用琐碎平息痛苦。真可惜我们总是必须放弃和遗忘心中更深刻更美好的可能,下决心肤浅地活着。(1944年7月28日,写给Nieves Mathews)

可惜的是,我还是这么软的一个家伙。即使你两次被黑,被各种冷言冷语定义和拒绝,你也始终相信自己曾经是真爱,绝对可以挽回。还是觉得都是我自己的错,她没事。现在冷静了足够的时间,我觉得我很容易开心,她肯定会希望我回来的。毕竟我给你画了很多图,也学会了剪视频当礼物送给你。毕竟我给你看过你最喜欢的书,还送给你了。毕竟我等了你很多次,虽然你说我的等待没有实际意义。【/br/】毕竟我对你一直都是真心的,从心底里爱你,崇拜你,把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当作真理。即使你的话像锋利的刀片一样刺伤我,把油和盐倒在伤口上,我仍然一直爱着你。

情分的奉献叫奉献,单方面的意愿叫恶心。我太爱你了,难道我心里不难受吗?

暑假期间她回到了Xi安,没有和我打招呼。但是那天晚上,我梦见她坐飞机回来了。就是那一天。一开始,心灵感应(我们过去称之为神秘の同步率)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甜蜜事情,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挂得很惨。

我决定开始救她。毕竟,她怎么可能真的不想要我呢?但是我们是想一起吃烧烤的老人。我经历过混乱,也犯过错误。现在时间冲走了一切。我只需要忘记这些废话,继续绕着它们走。和高中一样,我还是分享所有的欢笑,所有的梗,所有的趣事。只是我不会再把你当情人了——不再有精神上的依赖,不再有莫名的依赖,不再有百分百的自信。毕竟保持距离才是朋友相处的理由。太近了,难免玩得开心。你怎么能真的不想要我?当我试图逃跑时,你告诉我永远不要让这一切过去——你说你永远不会忘记我。我一直是你最喜欢的人。你不是说过吗?爱情到底是什么?

5.

1月12日凌晨,我熬了一夜,打电话叫她恢复;7月12日凌晨,我忐忑不安了一夜,等待第二个消息救她。半年后,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。生活的戏剧性让人发笑。

结果是相当无情。她说她觉得这个朋友没必要这么做,她觉得加回微信也没什么意义。后悔是相对的。我可能会为不能成为朋友而感到遗憾,但如果她被迫继续和我一起走下去,那会让她感觉更糟。她说她去年被我打得很憔悴,没有我她活得更轻松。她说,对不起,我累了,不想再纠结这件事了。祝你好运。

只剩下我一个人,像个白痴一样,哭着不肯相信,不敢面对这一团乱麻,总想抓住一些希望,却一次又一次的摔倒空一次又一次的从高处摔下来空一次又一次。我太情绪化了,我太累了,活不下去。和她纠缠的日子里,我有先天性心脏病,病情越来越严重。我在路上走了很多次,一时昏了过去。我吃不下,每天晚上睡不着,一周经常瘦四五斤。医生说我生病的情绪因素太大,我尽量避免心理诱因。“否则,二十岁前猝死总是有可能的。”但是,我不能让你走。

我终于努力成为你欣赏的样子——至少看起来是这样。但你不在乎。【/br/但是,你不会在乎很久。你拒绝接电话和见面,你不在乎你的话会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。最后,我没能崩溃,喘不过气来。我哭着告诉了其他的朋友,哭着告诉了妈妈——关于你的一切,我一直憋在心里,从来没有向别人透露过什么来保护你和我自己。但现在我终于崩溃了。我一直在努力为自己筑起一道高墙。我相信,如果它足够强大,它一定会吸引你回来。然而现在,你却用你的冷漠让这个小城市瞬间分崩离析。

每个人都说我傻。你为什么不让她走?你一直在道歉,她不想理你。你还为什么道歉?抑郁症是你的错吗?无所事事选择抑郁吗?谁更痛苦?谁患了心脏病,谁活得很累,谁晕倒了,谁掉了很多鳞片?她说了这么粗鲁的话,即使是为了你自己的尊严,你也应该从现在开始各走各的路。你到底为什么放不下,又想要什么结果?我在偶像剧里真的好像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大傻逼。

我真的很傻,但我真的长大了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人。她说话时总是让人生气。即使过了半年,想起她的话还是觉得不舒服,但现在我不会再用这些话一次次折磨自己了。那种难过到痛苦的经历和我基本上再见,毕竟经历出来了;但我还是会难过,我还是不能从根源上恨她。即使我已经经历了被她抛弃的现实,我心里还是有一百万人不相信。但是,我会累的。为了过去的幸福和真爱——我毫不怀疑那是真爱——我一次又一次放下尊严去抹去底线,去痛苦,去失望,去批判自己,直到遍体鳞伤;一次又一次地积极协调、沟通、改变,尽最大努力维持一段早已恶化的关系……我好累,好想好好休息。我有多久没好好休息了?伤病太多了,不能再加了。我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想继续申请出国,积极锻炼养病,继续健身。我也想学弹吉他,学开车,抽时间多看看书,多看电影。

以前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你失去了我。现在你真的失去了我,我有种新奇的感觉,新生的小牛像老虎一样无所畏惧。我不知道什么是爱,如何去爱,如何给别人正确的爱。但我知道我恋爱了,永远,永远不会停止;我真的爱你,但是我不能再让你的感情继续下去了。我已经尽力了,但我不能后悔听了命运的安排。

我从不后悔认识你或爱上你。毕竟,你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世界。我是一个多么冷漠的人。只有在你面前,我才会露出稚气的一面,就像一只信任主人,能大胆露出肚皮的猫。放下所有的矫饰和架子,哭着笑着,全心全意去爱。我想我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和任何事,也不会再依赖任何人。有抑郁倾向的时候,我会早点去看医生,早点吃药,多找点事情充实自己的生活,这样就不会再去打扰别人了。【/br/】同样,我也不会再为别人而活,也不会再活在别人对价值体系的评价标准下,否定自己,一味折磨自己:毕竟这是我自己的日子,无论谁来谁往,我都要继续带着自己的尊严行走;我永远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生命中的“罪人”。我一定过得比你好得多。如果你没有展示任何其他东西,就致敬。

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要有结局,也不是所有的生活伴侣都要一直牵手。我忘不了这辈子和你在一起有多开心:就好像冬天的下午,40号公路上人不多,我和你并肩而坐。听你说起除夕在北京玩的经历,我一直是那样看着你的——空。空气温暖,阳光照在你身上,你蓬松的灰色外套也轻轻照着。乘客们各自打瞌睡,车厢里非常安静,只有熟悉的声音。当我伸出手的时候,我可以抱着你,好像我永远不会放手;仿佛一切都还是一场梦。当你醒来,你还在我身边。让记忆停留在最美的时光,然后挖坑埋葬过去,继续前行。不好吗?

春天的时候我开始了一段爱情,那是我一生中最深重的爱情之一。在它完结的时候,我意识到太年轻的人不懂得爱也没有能力去爱,只有像我这样的人,出于不幸或幸运地保留了青春的精神,依靠青春的激情和时间给予我们的智慧,才能感受到爱全部的意义和它至高的价值。但愿这不是我最后一次感觉爱着。(1944年11月24日,写给Concha de Albornoz
 
 

Powered by 精品国产大片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